您的位置: 美食小小课堂 > 科技

激活传统戏曲,振兴乡土文化——戏曲如何更好地为乡村为现实服务

2020-03-23来源:美食小小课堂

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传统戏曲洋溢着鲜活的乡土气息,承载着朴素的价值观和民族情感,蕴含着丰富生动的乡村美、乡土美。新时期以来,在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扶持下,戏曲创作日渐繁荣,戏曲进乡村日益常态化、普及化,为丰富农民文化生活,振兴乡村文化提供了坚强支持。

湖北是戏曲大省,拥有京剧、楚剧、汉剧、荆州花鼓戏等32个戏曲剧种,每一个剧种都与当地方言、民俗、历史等紧密相联,是荆楚大地上多姿多彩的乡土文化的重要载体。为进一步激活传统戏曲,推动湖北地方戏曲更好地为农村、为现实服务,振兴乡土文化,进而实现文化在乡村振兴中的引领作用,本报特采访一批戏曲名家、名角和基层戏曲院团负责人,就当前农村现实题材戏曲创作,地方戏曲传承、传播和发展,戏曲院团改革等问题进行探讨,以为相关部门和从业者提供有益参考。

楚剧《澴河村的故事》

农村现实题材戏曲创作应戒骄戒躁

□ 著名剧作家 宋西庭

农村现实题材戏曲创作是当前戏剧创作的一个重点,也是难点。我作了几十年的创作,这几年也看过许多剧本,参与加了很多评选活动,直观感觉是当下农村现实题材作品模式化问题突出,许多剧情构思高度雷同、惊人一致。比如扶贫戏,许多作品误把题材当作主题,为写扶贫而写扶贫,却没有深刻挖掘扶贫背后的社会意义、审美意义,这就失去了作品应有的审美价值和思想价值。这个问题和社会的浮躁、创作者的浮躁有很大关系,编剧们处于一种“被创作”状态,总觉得被催着、鞭策着,匆匆接到一个“命题作文”,又没有时间深入生活,只好坐在家里编,空洞地演绎概念。

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院团的领导首先要把好关。有些剧目创作过程中,剧本都还没有修改成熟,戏已经排出来了,这样匆匆上马的戏,结果很难说。因此,院团领导不能急功近利,要把好关,充分论证之后再创作,避免浪费时间和资源。编剧尤其是中青年编剧一定要深入生活、理解题材,从生活出发,从艺术出发,不能总是临阵磨枪、臆造概念。相关部门也可以为青年编剧多创造深入生活的机会,增加他们的生活积淀。

传承发展地方戏曲要尊重地方性

□ 汉剧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程良美

随着经济和社会发展,农村不再是封闭落后的地方,信息传播与城市的差距越来越小,农民的文化需求内容更丰富、更多元化。当前农民欣赏戏曲既是娱乐,也是享受传统文化,不同的地区又因为语言、民俗和文化底蕴不同而呈现出“多元化”现象,比如荆州地区喜欢花鼓戏、黄孝地区则喜欢楚剧。传承和发展地方戏曲需要尊重地方性、尊重各地文化传统,以当地群众喜欢和便于接受的形式开展,给他们提供更多选择。同时,还要针对不同地方观众群体的年龄和文化特点,比如现在许多乡村主要是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在为他们演出时应该有针对性地选择剧目。

戏曲要传承发展,一要出人,二要出戏。现在是艺术的春天,对人才培养和剧目创作都给予很大的扶持。当前一个迫切问题是要抢救保留老一辈艺术家的“玩意”,要把他们对艺术的理解感悟、代表作品保留继承下来。此外,要推动戏曲创作出精品。在创作中不能跟风,一窝蜂地追热点题材,要淡化功利心,要有独立思考的精神,要有耐心,善于找冷门,真正扎根生活,去培育有长久艺术价值的作品。

戏曲创作要注重农村观众的感受

□ 著名戏曲导演 丁素华

强调戏曲创作要为农村服务、为当下服务是一件好事,因为戏曲最大的受众群体是在农村地区,必须要注重农村观众的感受。这就需要注意两个问题,一是故事够不够精彩。传统戏的故事都是经过长时间打磨,跌宕起伏,非常精彩。当前许多现代戏却是“赶工”赶出来的,故事性不强,说教意味比较浓。二是观赏性够不够。传统戏经过长期积累,它的唱做念舞、技艺、程式等各种表现形式都带着美感,具有很强的观赏性。但当前一些现代戏的观赏性更多是来自舞美、道具、灯光等元素,一旦没有了这些,戏本身就显得空洞。这就造成一种现象,许多农村现实题材的戏曲,反而在城市里演得多,到了农村,农民不爱看现代戏,就喜欢看传统经典。

戏曲要更好地为农村农民服务,一是要出故事,农村现实题材作品要写农民的身边事、身边人,还要用他们喜欢的语言和形式,比如荆州花鼓戏《拦花轿》,就是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演身边的故事。二是要出形式,要善于化用和改造传统程式为现代故事服务。戏曲的精髓是“以歌舞演故事”,不能图省事图方便,导演不能“戏不够,景来凑”,演员不能丢掉了戏曲的功夫,把现代戏演成了话剧加唱。

荆州花鼓戏《河西村的故事》

让农村成为编剧的精神“富矿”

□ 湖北省戏剧家协会副秘书长 张法德

我在江汉平原长大,15岁就下放到农村插队,和农民一起劳动、一起生活。进入城市工作后,我又两次主动向组织提出到农村驻村,一边扶贫,一边体验生活,一边构思农村现实题材戏剧创作。农村是我生活和精神的“富矿”,也是我从事这个题材文艺创作的起因。为农村、为农民写戏,这就是我作为编剧对自己的定位。

要做好农村现实题材作品创作,不能道听途说或凭空想象,必须“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没有生活,天才也写不出好作品。当前戏曲作品同质化现象严重,真正能被广大观众认可、能成为保留剧目的少之又少,其根源就在于脱离了生活。要解决这个问题,一要坚持一切创作从生活出发。现在许多编剧都是先有创作计划或创作冲动,然后去“匡算”生活,编造故事,这种方式本末倒置,颠倒了生活与创作的关系。二是在选题上要有独到眼光,要敢于独立思考、另辟蹊径,不能一味跟风蹭热点。三要坚持作为编剧起码的良知。创作中应该摒弃功利主义思想,充分考虑到戏剧院团实际情况和长久生存发展需要,关照艺术的成长建树和观众的审美需求。

保持荆州花鼓戏本土特色

□ 湖北省花鼓戏艺术研究院院长 徐中兵

湖北省花鼓戏艺术研究院坚持在出戏、出人、出影响力上作文章。在出戏方面,坚持大小戏结合、新创现代戏与复排传统戏齐抓并举,推动花鼓戏传承和创新。在出人方面,一是培养名家台柱子。通过创作新戏来培养推出名角,并积极实施名家收徒工程,支持青年演员参与全国全省的戏曲比赛和评比。二是培养后备人才,打造老中青少人才梯队结构。为服务潜江市打造“戏剧之都”,剧院积极配合参与省荆州花鼓戏艺术节承办工作,并举办名家名段演唱会,以胡新中、李春华、孙世安等名家的影响力服务观众,带动观众。还积极送戏进乡村、进社区,把戏送到百姓家门口,让老百姓有更多文化获得感和幸福感。

地方戏发展必须立足地方。荆州花鼓戏必须扎根于江汉平原的现实,巩固和发展本地戏迷,同时走出去。要保持花鼓戏本色,坚持花鼓姓花,坚持四大主腔特色,坚持扎根群众,避免话剧化、歌舞化。始终以群众喜不喜欢听花鼓戏、看花鼓戏、唱花鼓戏为原则,在保持本土特色的前提下推动花鼓戏出精品出人才,才能实现花鼓戏繁荣发展,绽放出地方传统文化的魅力与光彩。

以改革激发戏剧院团演出创作活力

□ 襄阳市艺术研究所所长 任晓云

2013年3月,襄阳市将歌舞剧团、豫剧团、京剧团3家单位合并转企,改制成立了襄阳市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机构整合精简,事业编制一个不留,从院长到普通职工全部实行聘用制,竞争上岗。改制后,收入实行“低基础、高浮动”,合理拉开差距,严格按照劳动量和绩效考核发放工资,激发员工演出、创作动力。演员发自内心地想多干、抢着干,彻底告别“等靠要”的消极状态。

剧院还结合自身特点,积极构建“一体两翼”发展模式,以艺术生产为主,以艺术教育和产业经营为辅,求生存、谋发展、搞创作、抓演出。剧院先后创作了话剧《草庐诸葛亮》、武侠舞剧《射雕英雄传》、豫剧《穿心石》等作品,获得良好社会反响。剧院下属的艺术学校,通过优化软硬件,实行大龄演员退出机制,让具有丰富经验的演员转岗至教师岗位,有效提升了教学质量。学校现有约200名学生,可以长期补充演出阵容,还降低了演出成本。

随州花鼓戏《不忘初心》|摄影:李烨

民营院团是振兴乡村文化的生力军

□ 随州花鼓艺术剧院院长 何敬国

2012年,曾都区花鼓剧团转企改制,成立了非营性质的随州花鼓艺术剧院。这在当时既是一项创新举措,也是一个艰难的探索。改制初期,由于政府投入骤减,职工失去了“铁饭碗”,感觉生存没保障,创作缺动力,造成了严重的人才流失,甚至一度导致剧目创作停摆。还有许多人对改革心存误解。这些都成为困扰剧团持续发展的问题。此后,剧团总结经验教训,在省市区各级政府的支持下,坚定信念搞创作,陆续排演了8台大戏和20余台小戏,让演员信心更强、动力更足。并通过实施“戏曲进校园”和“送戏下乡”,巩固和培养戏迷群体。2017年,在随州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又开办了“随州花鼓艺术中职班”,培养后备人才。剧团发展逐步走上正轨。

要振兴乡村戏曲,实现乡村文化繁荣,一要靠政府扶持,二要靠自身奋斗。应当意识到,无论国有院团还是民营院团,都是振兴乡村文化的重要力量,应当一视同仁,落实对基层和民营院团的各项扶持政策。院团更要自力更生,不能消极怠工,不能“等靠要”,只有搞创作、抓演出、出戏出人,才能不断夯实戏曲的群众基础。

创作是戏曲院团的生命线

□ 武汉市新洲区楚剧团团长 童文春

创作是院团的生命线和基本价值所在。近年来,新洲区楚剧团相继创作了《悬鱼太守》、《驭马记》等作品,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悬鱼太守》入选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驭马记》赴英国演出实现了首次在国外上演整台楚剧大戏。更重要的是,这些戏并不是创作完就丢,而是在基层演了一场又一场,获得了广大群众的支持和好评。通过这些创作,一是打出了剧团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获得了领导和观众的认可;二是锻炼了队伍,提升了剧团的整体素质和凝聚力。

作为基层戏曲院团,要服务地方文化发展和群众生活,一要把握正确导向,突出地方特色搞创作,比如我们正在创作的原创大戏《沈云陔》,就是以新洲文化名人、楚剧大师沈云陔的生平事迹为题材;二要处理好创作戏和传统戏之间的关系。为了满足基层戏迷票友特别是农民群众对老腔老调、传统经典的观赏需求,我们在狠抓剧目创作的同时,长期坚持排练上演传统经典剧目、连台本戏,不断丰富扩充剧团的剧目储备,让群众可以看到更丰富的戏曲演出。(原题:戏曲专家谈乡村振兴中的文化角色|来源:农村新报[湖北日报农村版])

---END---

相问传媒

www.share-win.cn

投稿:share-win@qq.com

合作:newent(微信)

本文由美食小小课堂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