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美食小小课堂 > 科技

猴子和狗才是最常见的魔鬼代言人?浅谈近代以来的欧洲恶魔学

2019-11-07来源:美食小小课堂

​基督教之魔鬼

说完了民间传说,我们再次回到基督教的轨道上吧。

作为基督教,虽然他们把异教神斥为魔鬼,但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没有给魔鬼们具形或者定义的。而且使徒后时代(公元1世纪后,12使徒死后,圣经未最终确立时),众多学说也纷纷涌现,十分热闹。比如诺斯替主义者(Gnosticism,基督教早期宗派)就引出了所谓巨匠造物主Demiurge的概念,认为他是低上帝一级的神,代表了绝对的邪恶(典型的二元论),创造了物质世界和魔鬼。

这个也许是诺斯替主义者口中的巨匠造物主。当然,诺斯替主义者大部分在基督教运动中被消灭、分化了。

基督教不愿意讨论魔鬼的另一个问题是,作为绝对的恶,魔鬼到底是否是上帝的造物?如果是,那么绝对善的上帝又如何会造出绝对恶的魔鬼?作为神学思辨,这个话题一直是烫手山芋,争论了很久。不过对于这个问题我没有太多了解,貌似现在已经有了定论,好像是把恶理解作“善的缺乏”云云,具体的天主教方面的可以找找托马斯的《神学大全》来研究。

作为宗教本身,基督教对于魔鬼的问题一直是有些含糊,在787年的第二次尼西亚公会议中认定天使和魔鬼是具有空气和火特质的奇妙躯体(此次公会议召开的背景就轰轰烈烈的圣像破坏运动,会议的另一个主要决定就是认为可以“礼敬”圣像,但不能对其进行崇拜。这一点跟后来的圣母像问题原则上是一致的。也即“礼敬神像”是可以的,但不允许把圣像当作有神力的偶像进行崇拜。当然,这是天主教官方的说法,一般国内学者把这个依然当作一种偶像崇拜,是天主教与民间的妥协。)在1215年又认定他们是纯精神的产物,与物质无关。宗教改革时期,罗马教廷确立了以托马斯神学作为基础的信条,而托马斯神学中,魔鬼是客观存在的。到现代,罗马教廷方面依然承认魔鬼的真实存在。特别是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曾在70年代、90年代多次提及魔鬼的话题,认为他们与天使一样,都是客观存在的。(天主教长期以来都认同“驱魔人”的存在,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才由教皇废除驱魔人的合法身份。)

▲画作——对但丁《神曲》中第34首诗中路西法的描绘,William Blake。

新教方面,路德也是承认魔鬼存在的,还多次当众宣讲他跟魔鬼作斗争的故事。当然,他的故事中,魔鬼时常是愚笨的,受它捉弄的。

比起谨慎、古板的教廷,在民间魔鬼的形象就丰富多彩的多了。

当时大量的剧本、宗教小册子之类的书籍,正是靠其粗俗易懂而获取读者,有一部分魔鬼被塑造成畸形人,比如侏儒、多个眼睛之类,这种脱胎于人类对于畸形人体的恐惧的形象,在各个时期的文明中都能见到,是常见的。早期的一些典型形象比如侏儒外观的魔鬼甚至没有什么威力,有些弱小。

另外一种,比如启示录中,魔鬼就以动物的形态出现过,因此,很多动物也成为了魔鬼的代表,于是在12、13世纪中,猴子、狗(让现代人吃惊的是,猴子和狗居然是当时最常见的魔鬼代言人)、蛤蟆、驴子。人们或者认为这是魔鬼的化身,或者认为魔鬼有能力附着在这些动物身上。当然了,我们一年四季都能交配,而且交配起来不分父母子女的淫乱山羊,也是这代言大军中的一人。时有些学者认为鲁西法的形象是只狮子。

插画——马背上的魔鬼,纽伦堡编年史,1493年。

当魔鬼能进入动物后,另外一种能引发人类深深恐惧的行为就是人兽杂交(唉,Sodom就是兽奸的词根......).这种问题放在今天也就是个性取向问题,但在中世纪欧洲,大部分国家是会判死刑的。人兽杂交的产物也成为了人类幻想魔鬼形象的根源,人狼、半人马、山羊人之类恶魔形象就此诞生。试想一个中世纪欧洲农民,不经意间见到城里Pan神的雕像,天知道他回到乡下会添油加醋的变成一个怎样的故事。

性、女巫

中世纪欧洲对性的排斥造成了另外一种魔鬼情结。中世纪认为肉体结合是低层次的,是不洁的。至于纯粹为快感而进行的性活动更是肮脏的。在禁欲主义盛行的年代,把恶魔跟性行为联系到一起也是很常见。比如恶魔化身俊男或者美女引诱人交合,完毕之后人们才发现那个恶魔是动物形象或者半兽人。我们很难说清这里面到底糅合了多少关于Pan神和半人马Satyr的故事。一些魔鬼也被时常刻画成裸体形象,并且突出他的生殖器官

1545的托特兰公会议还作出过有趣的决定,召集了一批画家,跑去意大利给一些教会觉得过于裸露的艺术作品“穿裤子”。传统上对于山羊淫荡的认识让带有山羊特征的魔鬼在这一方面比较突出。

同样的原因,中世纪把妇女看作是诱惑者,是不完全的人,性的诱惑全部怪罪于她们,经血也是上帝对她们的惩罚,甚至女性常用的各种香料也成为了魔鬼诱惑的一部分。这种对女性的恐惧感成为了大规模驱逐女巫运动的一个背景。14、15世纪,宗教改革前夜,大量异端的出现也让教会加大了打击力度,各种巫师案、女巫案从15世纪末开始直线上升,教会也有意夸张魔鬼的形象和作用,从而控制人们的思想。1550年到1650年间,欧洲大陆经历了整整一百年的动荡与战争,这也让魔鬼的形象在人民普遍的恐惧中更加清晰。由于大量的异端案件、巫师女巫案件都由宗教裁判所来审理,教廷方面积累了大量这些被告们关于魔鬼的供词(当然可以想象,大部分供词都是屈打成招的,这些“巫师”们只不过是拿他们接触最多的民间传说中的鬼神形象来作陈述),教会的恶魔学也是在这个时候逐渐开始形成。

▲画作——女巫,Hans Baldung,1508年。

西欧在17世纪末期重新回到稳定后,这一地区的对巫术的打压就明显下降,诉讼数量明显回落,审判也越来越宽松。相反,东欧波兰、匈牙利等地在18世纪掀起了镇压巫术的新高潮。

随着对巫术恐惧的降低,18世纪开始魔鬼的形象在民间开始分化。一方面在文学作品中,魔鬼除了保持传统的一些特点外,有越来越多的浪漫主义色彩。比如《浮士德》中的靡非斯特,比如在18、19世纪大行其道的哥特文学中的吸血鬼们。浪漫主义早就的另一个结果就是18、19世纪神秘主义的复兴,有大量自称魔法师之类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人出现。现在大家都知道的牛顿在晚年(18世纪初)就会致力于炼金术的研究;鲁滨逊漂流记的作者笛福,作为“为英国新兴资产阶级唱赞歌”的人,也致力于超自然力量的研究,著有The Political History of the Devil (1726), A System of Magick (1726), An Essay on the History and Reality of Apparitions (1727);法国神秘学者Jacques Auguste Simon Collin在1818写过著名的Dictionnaire Infernal等等等等。

▲留存于保加利亚修道院的一副谴责传统民间巫术的画作。

另一方面,有些人从其他的角度来理解恶魔,他们认为恶魔是不存在的。魔鬼仅仅是一种潜伏在人内心的恶,而不是与天使一样的客观存在。这种学说大大降低了恶魔的恐怖力量,使恶魔仅仅成为一种人类思想上的符号。特别是19世纪开始到近现代,科技越来越倡明,魔鬼越来越沦为文学作品中的形象,不再强调某些特殊的名字或者能力。魔鬼非客观存在的理念也渐渐被人接受。但这种思潮动摇了天主教廷的权威,因此这也是为什么20世纪天主教廷多次颁布关于魔鬼的敕令和教谕,重申魔鬼的客观存在。

最著名的羊头魔鬼Baphomet

跑题跑了一大轮,最后一段,我们的话题还是回到羊角魔鬼身上。

这个邪恶的半人羊就是Baphomet。它名字的来源是14世纪时期宗教裁判所对圣殿骑士团的审理。这个虚构的恶魔实际上是暗指基督教当时最大的敌人伊斯兰教。Baphomet就是默罕默德的一种变体写法'Baphomet' = Mahomet = Muhammad。

他原本寂寂无名,但1854年时法国的一个神秘学家Eliphas Levi写了一本书 Dogmas and Rituals of High Magic,书中就有他手绘的这幅插图,并以'The Sabbatic Goat'安息日之羊作为它的别名。正是这个形象让Baphomet迅速流行起来了。

实际上,Eliphas Levi创作的这个安息日之羊,很大可能是受到埃及文化的影响。刚好在1822年,法国学者商博良成功破译埃及象形文字,欧洲掀起了一股埃及文化热。而Eliphas Levi称呼Baphomet叫作The Baphomet of Mendes,即孟迭斯的Baphomet。

孟迭斯是古埃及一个重要城市,他信奉主神恰好就是我在全文开头提到的圣羊Banebdjed,奥里西斯之魂。Eliphas Levi把圣羊改头换面,加上代表神秘主义魔法的五角星,就造就了这一著名形象。

由此衍生了上面这个著名的Logo。由它所带来的山羊头、倒芒五角星、外加圣经中的666,这些现在都成为了西方人心中标准的恶魔象征。

注:本文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作者:所多玛之怒

本文由美食小小课堂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