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美食小小课堂 > 科幻

清朝流放重犯的“宁古塔”,被称作人间地狱,一人流放,全家为奴

2019-12-01来源:美食小小课堂

试想如此一幅画面:

昔日的达官显贵全家流放,途中遇到豺狼虎豹,眼睁睁看着亲人被野兽或饥荒的难民分食,却无法施救。

侥幸活下来的人,还要独自面对冰封千里,缺衣少粮的绝境。

而这,正是清朝时期用来流放犯人的活地狱——宁古塔。

位于黑龙江省宁安县,曾为清代宁古塔将军治所与驻地,是清政府设在盛京(沈阳)以北统辖黑龙江,吉林等广大地区的军事、政治和经济中心,后来作为流放之地而闻名古今。

《研堂见闻杂记》:举子则各决四十,长流宁古塔,而财产皆入官。诸父兄妻子,各随流徙。按宁古塔,在辽东极北,去京七、八千里。其地重冰积雪,非复世界,中国人亦无至其地者。诸流人虽各拟遣,而说者谓至半道为虎狼所食、猿狖所攫或饥人所啖,无得生也。向来流人,俱徙上阳堡,地去京师三千里,犹有屋宇可居,至者尚得活。
清朝流放重犯的“宁古塔”,被称作人间地狱,一人流放,全家为奴

从1655年,即顺治十二年,御史陈嘉猷被流放到此开始,陆续有清廷重犯被流放此地。

再到1658年,即顺治十五年,清廷宣告天下:挟仇诬告者,流放宁古塔。

自此,宁古塔三个字,便正式成为流放重犯的代名词,更因环境残酷与人性之恶,而被天下人谈及色变。

《宁古塔志》清·方拱乾:宁古塔,不知何方舆,历代不知何所属。数千里内外,无寸碣可稽,无故老可问。

你体会过绝望吗?

见识过“冰封千里”的苍茫吗?

清朝流放重犯的“宁古塔”,被称作人间地狱,一人流放,全家为奴

一眼望过去,只有白雪皑皑的高山,冰冻三尺的湖泊,四周只有你一个人,你想坐下来暖和暖和,却发现手指早已冻僵,你想在冰里跑上一会儿,可接连几天没吃饭,胃都在抽搐,全身更是虚弱的没有丝毫力气。

《上父母书》清·吴兆骞:宁古寒苦天下所无,自春初到四月中旬,大风如雷鸣电激咫尺皆迷,五月至七月阴雨接连,八月中旬即下大雪,九月初河水尽冻。雪才到地即成坚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
清朝流放重犯的“宁古塔”,被称作人间地狱,一人流放,全家为奴

说难听的,清朝流放的囚犯,去了当时的宁古塔无非就是等死,只不过死相惨不惨罢了。

有命好点儿的,去给“披甲人”当奴才,这披甲人就是“非满族士兵”,他们可不管你之前有多少钱,当多大的官儿,你犯了罪,被朝廷判了刑,脱下一身官服,就是个遭人唾弃的囚犯,遇到从骨子里就坏的“主子”,给人家当奴才,一天被虐待八回都没人管。

《世宗宪皇帝硃批谕旨·卷一百九十三》:窝隐贩卖之人照开窑子光棍例,将为首之人拟斩立决,护送牵合及用银兴贩之人俱照为从例,发往宁古塔等处给披甲人为奴。——《大清律例·卷二十四·刑律条例》:凡盗窃临时拘捕,为首杀人者,照强盗律,拟斩立决;为从者,应发往吉林、乌喇、白都诺、宁古塔等处披甲人为奴。

遇到心善的,那就是上辈子积德,能混口热饭吃就不错了。

所以宁古塔这地方,为什么能被称为人间炼狱,就因为环境艰苦吗?

当然不是,是因为人心,人心本恶

那些“披甲人”可都是给满族人当奴才的,虽然好歹也算个“”,但在当时披甲人的地位只比奴隶高,低于一般士兵,平常给人有奴才,这下好了,自己也有了奴才,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对待这些被流放宁古塔的囚犯?

摆大席夹道欢迎?热粥热饭,大酒大肉的盛情款待?

除了每天干不完的苦活,主子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处处小心伺候着生怕一不留神连命都丢了。

这就是一种身份地位的巨大落差,去宁古塔之前,在关内作威作福,腰缠万贯,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山涧清泉,事事都有人使唤。

到了宁古塔,身份完全掉转,成了侍奉别人的奴才,忍受从小到大从未忍受过的巨大屈辱,对于他们来说当然是人间炼狱。

《宁古塔志》:舂馀即汲,霜雪井溜如山,赤脚单衣悲号于肩担者,不可纪,皆中华富贵家裔也。
清朝流放重犯的“宁古塔”,被称作人间地狱,一人流放,全家为奴

当然还有穷人犯罪被送到宁古塔的,可比起来清朝文字狱落难的大官,那毕竟是少数,这些穷人也就跟我前文所说一样,到了地方没人管没人问,要么整天做苦力干最重的活儿,要么被扔到深山里,穿着薄衫衬褂,忍冻挨饿,最后蜷缩成一团,活活冻死在无人问津的密林里。

最可怕的是什么呢?就是那些全家都被流放到宁古塔的囚犯,一家老小都因为一个人的犯罪,而全部成了奴隶。

清朝流放重犯的“宁古塔”,被称作人间地狱,一人流放,全家为奴

这宁古塔自打清朝入关以前,是六个皇室远亲兄弟居住的地方,因为在满语中“六个”的发音是“宁古塔”,所以这里就被称为“宁古塔”。

《宁古塔纪略》:宁古在大漠之东,乃金阿骨打起兵之处,虽以塔名实无塔。相传昔有兄弟六个各占一方,满洲称“六”为“宁古”,“个”为“塔”,其言“宁古塔”,犹华言“六个”也。
清朝流放重犯的“宁古塔”,被称作人间地狱,一人流放,全家为奴

后来到了1658年的6月14日,即顺治皇帝在位,清廷规定挟仇诬告者流放宁古塔,说白了这些所谓的挟仇诬告者,大部分都是文字狱的受害者,就因为一两句诗,甚至是一个字,都可能落得满门为奴。

但凡是作为囚犯被流放到此的,不会遭到任何的善待,而且顺治帝还有个“喜好”,他特别喜欢把江南一带的犯人流放到宁古塔,因为这些犯人常年生活在气候温热的江南地区,所以到了宁古塔会极不适应,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比北方的囚犯还要厉害。

《域外集》:流徙来者,多吴、越、闽、广、齐、楚、梁、秦、燕、赵之人。

余秋雨先生曾经就写过一篇散文《宁古塔》,揭露出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以下是节选:

在漫长的数百年间,不知有多少“犯人”的判决书上写着:“流放宁古塔。” 有那么多的朝廷大案以它作为句点,因此“宁古塔”这三个字成了全国官员心底最不吉利的符咒。就以当时流放东北的江南人和中原人来说,最让人受不了的是流放的株连规模。有时不仅全家流放,而且祸及九族,所有远远近近的亲戚,甚至包括邻里,全都成了流放者,往往是几十人、百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别以为这样热热闹闹一起远行并不差,须知道这些几天前还是锦衣玉食的家都已被查抄,家产财物荡然无存,而且到流放地之后做什么也早已定下,如“赏给出力兵丁为奴”、“给披甲人为奴”,等等,连身边的孩子也都已经是奴隶。一路上怕他们逃走,便枷锁千里。我在史料中见到这样一条记载:明宣德八年,一次有一百七十名犯人流放到东北,死在路上的就有三分之二,到东北只剩下五十人。好不容易到了流放地,这些奴隶分配给了主人,主人见美貌的女性就随意糟蹋,怕其丈夫碍手碍脚就先把其丈夫杀了。流放人员那么多用不了,选出一些女的卖给娼寮,选出一些男的去换马。

相信大家看到这里,估计都能体会到一种绝望。

全家老小甚至是邻里都可能无故受到牵连,无故被流放到这蛮荒之地,为奴为婢,任人宰割,能活下来的,只是极为少数的幸运儿,却也是活的苟且偷生罢了。

这是历史的不幸,也是古代文化的大不幸。

只是在这些不幸中,还有少数的文人墨士以诗明志,也算是为此绝望之境,增添了些许色彩。

——————————

关注作者:钱品聚,了解更多历史与文化秘闻,带你发现更大的世界~

清朝流放重犯的“宁古塔”,被称作人间地狱,一人流放,全家为奴

参考文献:

《研堂见闻杂记》:

举子则各决四十,长流宁古塔,而财产皆入官。

诸父兄妻子,各随流徙。

按宁古塔,在辽东极北,去京七、八千里。

其地重冰积雪,非复世界,中国人亦无至其地者。

诸流人虽各拟遣,而说者谓至半道为虎狼所食、猿狖所攫或饥人所啖,无得生也。

向来流人,俱徙上阳堡,地去京师三千里,犹有屋宇可居,至者尚得活。

——————

《宁古塔志》清·方拱乾·著:宁古塔,不知何方舆,历代不知何所属。数千里内外,无寸碣可稽,无故老可问。

《宁古塔志》:舂馀即汲,霜雪井溜如山,赤脚单衣悲号于肩担者,不可纪,皆中华富贵家裔也。

——————

《上父母书》清·吴兆骞:宁古寒苦天下所无,自春初到四月中旬,大风如雷鸣电激咫尺皆迷,五月至七月阴雨接连,八月中旬即下大雪,九月初河水尽冻。雪才到地即成坚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

——————

《世宗宪皇帝硃批谕旨·卷一百九十三》:窝隐贩卖之人照开窑子光棍例,将为首之人拟斩立决,护送牵合及用银兴贩之人俱照为从例,发往宁古塔等处给披甲人为奴。

——————

《大清律例·卷二十四·刑律条例》:凡盗窃临时拘捕,为首杀人者,照强盗律,拟斩立决;为从者,应发往吉林、乌喇、白都诺、宁古塔等处披甲人为奴。

——————

《宁古塔纪略》:宁古在大漠之东,乃金阿骨打起兵之处,虽以塔名实无塔。

相传昔有兄弟六个各占一方,满洲称“六”为“宁古”,“个”为“塔”,其言“宁古塔”,犹华言“六个”也。

——————

《域外集》:流徙来者,多吴、越、闽、广、齐、楚、梁、秦、燕、赵之人。

——————

余秋雨·散文:《宁古塔》

本文由美食小小课堂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